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学生园地 > 作品展示
父亲的脸(八B班王忠炜) 作者: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4-06-11 09:44:00 浏览次数:207
       夜,是如此的深沉,寒风在窗外呼啸。月似仙子,坠入凡尘。月,照着父亲平静的脸,起伏不定的鼾声似一首动人的月光曲。我看呆了,思绪也渐渐走进了绚烂的时光隧道。
        孩提时,我骑在父亲宽阔的背上,黑溜溜的大眼睛不停转动着,嘴中咿咿呀呀地兴奋大叫,白藕似的小手不停地挥舞,“驾,驾!”我象一个凯旋而归的小将军。父亲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慈爱,洋溢着欢乐。那时,父亲的肩膀是独属于我的小天地,那时,这肩膀会帮我挡住一切,那时,骑在父亲的背上,我是那么的自豪,那么的自信。
时间的篇章被上帝之手不断翻阅,家中的日历一本接一本地换了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我和父亲渐渐在疏远……乳白的烟从烟头蔓延,浓浓的烟味,便很快充斥了整个房间。 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烟是我心中的一大恶魔。父亲嗜烟如命,日子久了,牙齿黄乌交错,张嘴便臭气熏人。父亲抽烟时,火星细燃着烟头,斜睨着眼,翘着二郎腿,食指与中指笔直夹烟,一根接一根,偌大的客厅烟雾缭绕,他仍不罢休,我与母亲都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,那微抿的嘴角在我看来却是不可思议。“早晨一支烟,神清又气爽啊。”父亲一脸的陶醉。我胸中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了,“抽什么抽,整个人被熏成烟鬼了还不罢手,小心哪天身体出问题……”父亲好象犯了错的孩子,赶紧掐灭了烟头,整个人陷进了沙发,久久无语,羞愧的脸上满是沮丧……
一天早上,父亲大清早就对着电话命令道:“这批货十分重要,送快一点!”说话的神情是那么的爽朗。霎时间我又在父亲身上找到的久违的味道。他又拔通另一个电话,“张老板啊!您好!咱们的合作计划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啊!”语气谄媚味特浓。明显的反差,让我的情绪再次跌到了冰点。父亲真市侩!讨厌!我对父亲愈来愈反感,愈来愈厌嫌。
又是一个早晨,母亲出远门了,父亲竟奇迹般的拖着我去菜场买菜。“老哥,价格便宜点吧!你看这只螃蟹的色泽也不是特别好,看起来空空的,也不是特别壮实。还有一股尸臭味……”父亲指着那只膘肥体壮的螃蟹,一脸的嫌弃。“八十元有点贵啊,七十一斤怎么样?”真是小家子气,就这么几块钱的问题还这么纠结,我在心里嘀咕。母亲的吝啬我还能理解,砍价是女人的天性,可是父亲这么个大男人还……看着唾沫横飞的父亲,我心生鄙夷。
   那晚好冷,潮湿的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雨丝。下课铃一响,我便冲出教室,因为我快要冻僵了。外面,黑黝黝的一片,几棵落光了叶子的老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哦,那伫立在寒风中的身影,他在人群中竭力地寻找着,原来是父亲知道我怕黑,又像小时候一样来接我了,冷风掀起他的外衣,钻进他的裤腿,可他脸上扬起了笑容……
一路上,父亲把雨伞倾向我,雨淋湿了父亲。风在无边的漆黑中摸索着,月争着往高处争辉,我看清了父亲的脸,高高的颧骨,深陷的眼窝,干皱的皮肤……
我发现了父亲乌发之间中的几缕银丝,父亲,老了……
 
点评:文似看山不喜平,这篇文章明显运用了误会法,以“我”对父亲的喜爱—厌嫌—喜爱为线索展开故事,并加入了悬念法和抑扬法,这些手法的运用推动了故事的“一波三折”,令其跌宕起伏,引人入胜,回味无穷。
指导老师:袁晓林
温州市龙湾区外国语学校 © 版权所有 浙ICP备12014878号-1  站长统计
地址:浙江省温州龙湾区永中街道永宁西路 邮编:325024 电话:0577-86860575
技术支持:捷点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