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教研组 > 语文教研组 > 教研组
任性的活着 作者: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6-01-21 15:08:00 浏览次数:101
 上次听了谌长平老师的《味道东坡》这堂课,应该说我听了3次,所有老师应该觉得最后那节公开课上的最好,可我却任性的认为他第一次上的最好。最感性,最真情!
    我常常在想,我是谌老师的学生就好了,我可以任性的学习语文。其中老师说到的“自然”,“释然”,“淡然”,“超然”。也许为了押韵后面的“然”特别是“超然”我觉得有点牵强,但是第一个“自然”说得多么好啊!!“然”这个字充满了禅意,顺其自然,谌老师给了我重新的理解。一个当着太守的苏东坡贬到黄州后,却“用不尽以待宾客”,如此的洒脱,这样洒脱的苏轼,这样“随”意上课的谌老师,很淡淡的诉说的动魄的东坡。也是一种洒脱。我特爱这样的课,让我随着老师的节奏任性的说着我的评价,老师问学生问题,我似乎回到当初,我也在后面应和着,如痴如醉。在《定风波》中苏轼那两个字“谁怕”也是一种男人般的倔强,虽然40来岁对一个古代人来讲是老年了,但我总觉得他的“任性”刚开始呢!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“任”多么任性而为,不管你如何评价,我就这样“释然”着。无论了那么多老师要谌老师改教案,但是有那么一种感觉,谌老师始终没改!任性的教着!
    “九死南荒吾不恨”真的不恨吗?开始我就觉得不可能啊!谌老师的魅力在于他的一堂课,让我想去读一本书,这样的老师就是成功的老师了吧,让我“好之者不如乐之者”。“兹游绝冠平生”“冠”其实“冠冕”也在其中了把!一种骄傲,不屈的“超然”,是一种“清高”的“然”一般人做不到,或许苏轼在人生最后那时也才做到吧,“冷暖自知”这首词后,他是真的“超然”了。
    我也愿我“任性”而活,不愿鞠躬于何物,毕竟孔子也说“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嘛!

相关阅读

温州市龙湾区外国语学校 © 版权所有 浙ICP备12014878号-1  站长统计
地址:浙江省温州龙湾区永中街道永宁西路 邮编:325024 电话:0577-86860575
技术支持:捷点科技